在薛柯心里
2020-05-20 19:0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代睿性格很好,我们平时上课都在一块。她创作能力特别强,大三钢琴课老师让我们自己编曲,代睿参与创作的曲子总是能提高整个曲子的档次。她真的很棒。”一起上课的李奇方提起代睿,称赞不已。

节拍器一拍一拍地打着,发出嗒嗒声响。代睿和程超并排坐在钢琴前,手指在黑白琴键间跳动,时缓时急,敏捷而有力,激情活跃的琴声宣泄而出。

琴声为生活在黑暗世界里的代睿带去了光亮,也改变了这个出身平凡的盲女孩儿的人生轨迹。代睿是幸运的,钢琴艺术中心的老师免费教她弹钢琴,并将她推荐给郑州钢琴学校的老师。

代睿的家庭条件并不富裕,她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爸爸常年在云南等地工作,很少回家,她一直跟着奶奶生活,学钢琴的培训费用很高,她的钢琴梦想曾一度搁浅。

奶奶年纪大了,有时候把代睿送到学校西门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代睿说:“有几个玩得特别好的朋友,奶奶把我送到西门,她们就把我接到学院,也有的时候直接去家里接我。”

提及“毕业”后的打算,代睿笑着说:“我觉得自己应该懂得感恩,所以我想回到盲校,在那里发挥自己的光和热,以自身学琴的特殊经历和感受,照亮更多盲校孩子的心灵世界,为他们打开通往美好世界的大门!”(中国经济网记者 夏先清 通讯员 董兰兰、侯育辛)

7岁患上罕见眼病,10岁视力急剧下降,双眼只有光感,她在爷爷奶奶的辅助下勉强读完了小学,当同龄人顺利升入中学时,近乎双目失明的她进了盲校,开始学习盲文。12岁在一家钢琴艺术中心第一次触摸到钢琴,代睿从此爱上了钢琴。

她叫代睿——一位追逐钢琴梦想的盲人女孩。2012年,在社会和媒体的关注下,代睿从盲校来到河南大学,开始了她4年的大学生活。

4年来,代睿旁听了音乐学专业的所有课程,并拿到了钢琴、声乐、基本乐科、中国传统音乐概论四门课程的成绩。而进修结业证书上的成绩单,记录了她的成长与进步,从刚入学的70多分到大四时的90多分,就是对她四年来辛苦付出的最好回报。

4年来,每次上完钢琴课,代睿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课堂内容用盲文扎下来。她对程老师的充满了感激:“现在已经扎了两个本子了,这都是一笔财富啊!”

对一般学生来说并不算难的弹法,代睿理解起来就很吃力。手腕如何借力、手指如何转换这些动作她都看不到,只能通过“摸”来感受,程超就让代睿摸着自己的手去感受动作,再把脑海里呈现出的动作做出来,一遍又一遍,直到她记住这个动作的状态。程超说:“代睿是我从教以来教的第一个盲人学生,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挑战。”

如今,回想起4年前初到河南大学的这一幕,代睿揉了揉眼眶,感慨地说:“4年了,我在这里得到了太多的关心和帮助!”

同班同学孔靖雯觉得代睿在钢琴演奏上有自己的特色。“钢琴考试时一般同学们会选择能炫技的曲子,代睿选的都是特别符合她自己性格的,抒情的、感人的曲子。我们考试人多,老师一般会让学生弹一半就喊停,但是从来都是听她弹完。”

6月6日也是她“毕业”的日子。在400多位师生的共同见证下,河南大学艺术学院院长赵振乾代表河南大学,为这个双目失明的女孩儿颁发了河南大学进修结业证书和校友证。这是艺术学院在本科生毕业典礼上特意为她增加的一个环节,也是河南大学首次由院长在学位授予仪式上单独为旁听生颁发进修结业证书和校友证。

代睿每天练琴都特别“上心”,“从前觉得自己胳膊、手指各方面都没力量,想弹大声音,但是弹不重,总觉得手指戳不出劲儿来,后来猛劲儿练觉得力量大多了。”说话间代睿抬起手笑着笑了,“有时候觉得手指尖特别疼,就十个手指轮流包创可贴,现在指尖粗糙多了。”

铁塔湖畔的琴房楼,是代睿最喜欢的地方,她的钢琴梦想,在这里得以延续。

“当时大多数盲校孩子的出路都是去学按摩,如果不是河大给了代睿上学的机会,她就真的学不了琴了,我们家也负担不起呀,是河南大学把我们想都不敢想的事儿实现了。”提起这段往事,奶奶不停地说着感恩感谢河大的话。

在程超老师的琴房里,两架钢琴并排而放,上面立着花束和小玩偶,浅黄的墙纸为这间十几平方米的小屋增添了几分温馨。临近毕业,代睿依然为即将举办的毕业汇报演出正与程超老师一起“加练”四手联弹。

刚入学时,程超送给代睿三本厚厚的硬纸本,要求她把专业课上学到的技法用盲文记录下来。“我摸着她的盲文笔记感觉挺神奇的,跟我们这种文字不太像。我开始还想着课上我教她学钢琴,课下她教我学盲文,不过后来我太忙了没坚持下来。”程超笑着说。

2012年年初,河南大学得知代睿的情况后,经商议,决定把代睿招收为旁听生,安排艺术学院副教授程超负责她的钢琴课,让这个失去光明的女孩儿能有机会感受大学校园的学习氛围,继续追逐钢琴梦想。

有些动作能看见的学生去做的时候也不一定能立即做到,但至少外形是像的,而代睿只能凭着印象去反复模仿,她说:“在老师身上摸比在琴上更能找到感觉。”

“风吹了,雪飘了,爱已生根了;风停了,雪化了,爱已发芽了……”在6月6日河南大学艺术学院2016届本科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上,一位身着白上衣花裙子的盲人女孩在同学的搀扶下,伴随着唯美悠扬的旋律缓缓走上台前,她带着明媚的笑容,站在舞台中央的灯光下,像一个亭亭玉立的公主!

程超对学生要求十分严格,代睿也不例外。程超说:“我不会因为她看不到就降低对她的要求,做的不好照样挨骂。”她坦言自己在课堂上有些不近人情,她觉得学生应该会的,就一定要做到,做不到就要一直练。有时候代睿偷懒被发现了,就会受到严厉批评,并且要求她回去继续练。程超说:“有时候觉得对她要求太严格了,但仁慈会毁了她,所以每次都是硬起心肠说狠话。”

大四上学期,代睿要准备节目《红河情思》,一群小伙伴主动来帮忙。研究生姐姐帮她唱高音,同班的同学帮她拉小提琴,在大家的通力合作下,节目取得圆满成功。

学琴路上,奶奶一直陪着她往返于郑汴两地,丝毫不懂音乐知识的汤曼筠买来放大镜,戴上老花镜,一点一点学习五线谱,然后将五线谱翻译成简谱,再一小节一小节地读给孙女听。

就这样,2012年9月,代睿进入河南大学艺术学院学习。鉴于代睿的经济状况,学校免除了她的一切费用,作为旁听生随班上课。

薛柯是代睿的好朋友,两人总是一起上下课。在薛柯心里,代睿特别善解人意,生活中的喜怒哀乐都会一起分享。薛柯说:“我不觉得我帮到了代睿什么,反而我从她身上学到很多。”

在程超看来,代睿的乐感很好,可塑性很强。但在四年前,师生二人经历了大半年的磨合,才彼此适应。

在河大这4年,通过对乐理知识、作曲等综合性的学习,代睿对钢琴有了更新的认识,程老师在潜移默化中传授给她的弹琴理念,让代睿感触颇深,她说:“以前在培训中心,老师教一首曲子弹完了就过去了,但是在程老师的指导下,每一首曲子都是精雕细琢,这种细致上的打磨,再也不是以前那种‘野生’的状态了。”

演奏技法上,代睿依然觉得自己处于基础学习阶段,“但是这种基础与我刚学琴时的基础又不一样了,弹琴还有很多思想上的,情感上的,每一个音的处理都要走心,而我满脑子还在想这个音不要弹错,所以还不能称之为音乐。”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d3ga.cn福建省漳州市费澄广告有限公司 - www.d3ga.cn版权所有